烟灰白白

老九门人物分析-张启山

心葵:

喜欢这位大大的分析,张启山一生最痛大概就是迫不得已对九门的清洗了吧……顺便说,这是原著线哦,不是电视剧时间线……虽然原著这部分时间线也乱乱的……


锦棠:



老九门人物分析-张启山


生卒年推算(以下推算皆来自原著)
出生:1901年左右
东北至长沙有自己军事力量:1932年左右,约31岁左右
点天灯娶亲:1935年左右,约34岁
游园会事件:1938年左右,约37岁
鬼车事件:1939年左右,约38岁
全国抗日:1937-1945年之间,约36-44岁
国共内战:1945-1949年之间,约44-48岁
开国大典:1949年,约46-48岁
血洗长沙:1952年左右,约49-51岁
张夫人去世:1952年左右,约49-51岁
启动张起灵计划:1952-1962之间,约49-61岁
九门联合盗墓行动:1962-1966年之间,佛爷大约59-65岁。


各年龄段详解


东北至长沙有自己军事力量
1932年左右,约31岁左右


首先,张启山是机智的,这里的机智是指他在处理立足之地的关系上。无论如何他是一个外乡人,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在东北再大的势力,也不及长沙这样的南方之地,更何况是落难而至。
在长沙这样的以地下活动为首的地界里,只能说凭借自家本事有了吃饭的技能。那么在这样的一个地界里,有自己的秩序,有自己的地域性质的龙头,会是谁呢?
那只有一个人能做到,那便是二月红。
就此说来,初入长沙的想要有一袭之地的张启山面对的第一个问题,也是第一个人物就是二爷,需要二爷的认可,默许,甚至是帮衬,才会有待下去,发展下去的可能。
综上所述,张启山对二爷的敬意,相比其余人等自然多出几分,这也就能说明为什么上三门中,只有二爷能与佛爷走的近一些的原因。(由来因素则以故事情节交代,这里不多赘述)
其次,在此乱世,技艺威望固然重要,但是最终依旧是枪杆子之下出政权。那么占据军事要素的张启山,自然担当起九门之首,如此地位只要二爷不加以阻拦,那么剩下诸位也就更没有反对之言。
而佛爷其人,气度无二,能屈能伸,初始妥当,思维缜密。所谓气场乃是自身自律之风,遇事妥帖,处理得当,以服众人之气。绝不是少言寡语,冷面相对而来的做作之色。
这个时间段的张启山,言行干练,行为伶俐,以短时间内积聚自己的财产,人脉,及兵权为首要目的。乱世之中唯有通货及兵马最为有用。此时的佛爷虽有英气但还未减刚入尘世的锐气,略显阳刚之中仍少带有青年之色。正如烈日骄阳,初显朝晖,便能挥洒金艳之色。


点天灯娶亲
1935年左右,约34岁


这一时期的张启山,无论人力,财力,军事力量已经居于一定规模,稳驻长沙这片湘赣隘口。
九门各家已是鼎盛之时,所谓齐家治国平天下,婚姻还可以铸就更稳定的事业基础,所谓门当户对皆是如此。
时局不定的世道之上,纯粹的爱情在军阀与土夫子这样双层身份的张启山来说是不切实际的,他的选择既要满足扩充自己实力的同时,亦要与自己身份地位所对等。
如此的先决条件,注定了张启山不会如九门二爷那般随心随性,虽有爱慕之心,也有利益之嫌。三盏天灯明里烧掉的是半年收成,实际所得收益,却不是单单金钱所能衡量。
既如此时的张启山,算计,权谋,城府之色在其言行,面色之上已有表露,昔日青年的锐气尽数褪去。心理活动开始进入沉淀期,在大事权衡之上已见端倪,正所谓三十而立,立的既是家室,也是一个人步如中年初期的一种沉稳,及遇事能有的主体操控能力。


游园会事件
1938年左右,约37岁


这一年经历因游园会事件而起,张启山站定了国家大义这一面。
从小家而出,顾大家而弃小家,九门因此事而聚,也应此事产生了第一次明面上的分崩离析,九门之中与二爷最为亲近。原因上文已表,既是扶持之恩,也是兄弟之情,于此之上偏又因日本人诡计,而弃二夫人于不顾,以至于韶华年岁,殒命府邸,性命虽贵,但与国家大义,民族危亡计,已算不得尔尔,并非人人皆可为弃之。
张启山父亲族人深受日寇为害,血仇早定,然此时不得不为大局,再一次牺牲好友之妻。张启山内心的煎熬如鸠毒腐蚀一般痛苦,钢铁一般的男人要摒弃兄弟之情,提携之恩。
七尺男儿既不能保全女眷,还需如此看着消亡,从此责难入心,愧疚随忆,这一生都背负着谴责,张启山这一跪,跪的不是二爷,跪的不是区区弱女子,而是这条性命换来的脚下这片土地上不会有更多的人,白白丢掉性命。
张启山的一生中,这份怨恨与谴责第一次抗在了自己的肩头,心理的负重让他再无往日朝阳,岁月侵袭的不单单是容颜,还有心理承担下来的积淀,浑厚的气息开始充满此时张启山的气韵。


开国大典
1949年,约46-48岁


经历八年抗战,国共内战,十数年浩劫动荡,身边的人逐一离去,派系的变更,党派的转换,与政治挂钩已经不单单是戎马一生可概括论述。
九门不在,往日兄弟也只剩身边游园会时全力保住的二爷。
建国伊始,这意味着新的朝代开启,国有新君必有新政。
从此以往,日后再难料会有怎么样的突发状况,是喜是悲,在这样的时代中已经不可窥探。
这一生的背负在此时,既是最后的坚持。
拒绝二爷因为亏欠,也因为允诺,也是护佑,亏欠了他一世情殇,也允诺了夫人护他一生安好,护佑这所剩无几的往日兄弟能在动荡之后,获得来之不易的安稳。所以这城楼,二爷不能上,婉拒作陪,依然自行前往,一生过去大半,已经没有什么是不能背负,不能释然,不能承载的了,大半生所为,皆为此时的天下太平,这样值得吗?四万万中华儿女的重生,值得。


血洗长沙
1952年左右,约49-51岁


张启山这一生的痛,源于此也尽于此,兄弟的信任,家眷的瞩望,朋友的恳求,在这一刻被全然粉碎。因为自己的声望,他们相信,相信张启山,相信张大佛爷。
但是就是因为这份相信,这份淳朴的信任,让这些往日的兄弟,伙计,可以交出性命为之做事的土夫子们,在满腔的期盼中眼睁睁的看着绝望的降临。崩溃碾压了人心,肝胆欲裂的不止是这些土夫子,还有颁布执行命令的张启山。
年岁已不会使他再有任何过激的反应,但是不代表他的内心坚硬如磐石。只是这份崩坏,会让一个经历过血与火洗礼的男人,再也扛不住内心的腐蚀,默默的拿出了配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一生的血性,在这一刻被粉碎的荡然无存。那个护佑兄弟周全,为保族人平安的张启山,再不存在。
没人知道,若是他不动手,死的会是更多的人。若这些命必然留不住,与其毁在别人手里,不如我来送你们上路。
黄泉路上慢些走,启山随后,咱们兄弟,依旧如初。
这份让人唏嘘的憧憬,及残酷的现实,双重碾压之下,一个初入暮色之年的老人,已无力再多招架。只能戾气退尽,身心俱疲,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羽毛已落下,张启山这一生的铮铮铁骨,在此时也不过是一位历经沧桑变革,目睹沧海桑田的初暮老者罢了。




评论

热度(44)

  1. 烟灰白白心葵 转载了此文字
  2. 心葵锦棠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这位大大的分析,张启山一生最痛大概就是迫不得已对九门的清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