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灰白白

姑且算是虐文。

长霁_:

颜值夫妇一生推
陆之昂&颜末
睡...午睡前小故事.【文笔渣】
大概也是婚后生活


陆太太等过陆先生三年,在三年里,陆太太最常想的,就是和陆先生以后的日子。

事实上,真正结婚了后,陆太太却发现此番生活跟自己想象的天差地别。

陆太太心思细腻,总是留心于各式各样的小细节,比如给客厅添了盆盆栽,比如把桌布换成了可爱的颜色,并在布角上歪歪扭扭写上陆之昂颜末并画个心,比如拉上了陆先生看自己很喜欢的电视剧,比如买了好看的包,希望陆先生可以夸上几句。

但是陆先生似乎永远无法和陆太太在同一个频道。也不能说对陆太太不上心,一定要下个定论的话,大概就是心思过于通透,工作又非常繁忙,所以自然忽略了陆太太那些小小心思。

于是陆先生在桌布换了一周依旧没有发觉,并不小心蹭掉了陆太太写的颜末的末字的时候,陆太太终于生气了。

陆太太并不是很小气的人,但日积月累起来的无奈让她有些敏感。她觉得比起和她相处,陆先生总是更喜欢看一场球赛,在她聊起新看上的包包,陆先生总是很敷衍地说你都那么多包了不用再买了,当她兴高采烈地聊起小八卦,陆先生的表情总是昏昏欲睡。

陆太太一度想着,是不是像很久之前陆先生说的,真的不合适。

想是这样想,退一万步说,陆太太即便站定了这个结论,也丝毫不会想要跟陆先生分开,好不容易等到的人,总不可以因为那些虚无缥缈的定夺给放手了吧。

幸而公司派发了出差一个月的任务,因为是去日本东京,陆太太比较熟悉,又想着整理心绪,于是主动请缨,接下了单子。

出国的前一晚,陆太太和陆先生说,她在电脑里存了写给陆先生的信,如果陆先生想她了记得去看,陆先生满口答应。继而陆太太又想说什么,也终归是没有说。

陆太太出差的第二晚,已经是很想念很想念陆先生了,但她还是没有打电话,似乎是想等陆先生打过来。

然而陆先生始终没有打过来。

第三天第四天,陆太太越来越难过,也在工作上表现得越来越卖力,意料之中的是,在一周过去之后,陆太太终于病倒了。

一周里,陆先生始终没有来过一个电话。

陆太太发烧来得凶猛,也是非常严重,虽说在日本呆了三四年,除了陆先生之外,陆太太也没有什么非常好的朋友。所以陆太太只好孤零零地拿着挂号单自己在前台排队,眼睛红红地有些迷糊。

但是天不遂人意,陆太太正泛晕头疼,又看到了一副讨厌的面孔,便是在大卖场见过的那位同学。

陆太太心里难受,别扭地低下头不想让那位同学发现,但是缘分这种巧妙的东西,往往来说,最不想发生的事,偏偏最容易发生。

那位同学走过来,笑的格外灿烂:“呦,这不是颜末吗?怎么?一个人啊?这么快就被男朋友给甩了?”

陆太太冷冷的笑了笑,丝毫不让步:“你是被甩惯了老是想着别人也不得好吧。”

“你!”同学跺跺脚,转而笑了笑说:“还真是被甩了啊,有空来找我谈心哦。”

陆太太嘴唇发白,脸色更是难看,迷迷糊糊中张嘴想说什么,但实在是没有力气,眼皮沉重,忽然间竟晕了过去。幸亏同学还不算良心泯灭,叫了医生将陆太太送进了病房。

陆太太醒来之后,望着天花板发了会呆。挣扎了许久,还是拿出手机给陆先生打了电话。

“喂?”

听到陆先生的声音,陆太太发觉有些想哭,但她只是把电话放远后吸了吸鼻子,又拿过来语气平静地说话。

“陆之昂。”

“喂?”

“啊,颜末,怎么了。”

“没怎么呢,你在干嘛?”

“在处理一个项目…最近都很忙,也没怎么给你打电话…你…”

“信你看了吗?”

陆太太打断陆先生的话,径直询问。

“我…”

突然沉默。


陆太太有些失望,那是从未有过的情绪,陆先生当初回国时都未曾如此强烈,她心里愈发无奈,终是眼睛红红地哭了出来。

“陆之昂!你这个混蛋!王八蛋!”

很生气地挂断了电话。

陆太太望着窗外车水马龙,也有小情侣搂在一起,谈笑风生。她想起以前种种,过了许久,眼睛有些发胀,最终是浅浅地睡了过去。



陆先生在接到电话时,就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了。虽然不太真切,但他笃定陆太太是哭了的。

陆先生慌了。

一直想要给陆太太最好的生活的陆先生,把那些不陪伴陆太太的时间都奉献给了工作,在陆太太出差时的几天里,心里觉着冷清,更是把住所搬到了公司,没日没夜的加班。

哪里是不想念陆太太,但是也很害怕,打电话过去更是舍不得挂,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索性关了手机,就此作罢。

陆先生的秉性,是说不出我很想你这四个字的。

然而陆太太留的信,陆先生是真的忘记了。

这几天是在太忙,就算回家也是倒头就睡。偶尔的空闲都用于纠结给陆太太打不打电话。

真真是…颇为无奈。

陆先生努力冷静下来,但始终牵挂陆太太,干脆请了假,订了去日本的机票,收拾了两件衣物,就去寻找陆太太了。

所以当陆太太醒来的时候,旁边趴了一个人,陆太太吓地全身一抖,看清楚是陆先生后,内心五味杂陈。她乱了阵脚,之前很多事迹让她告诉自己,陆先生不是很在乎她,但事实又让她无法解释,陆先生追到日本来,又怎么会不在乎呢?

陆太太发了会呆,直直盯着陆先生,而陆先生本就是浅眠,听到响动自然跟着醒了。

两人都不说话,陆太太觉得尴尬,率先开了口:“你怎么来了?”

“我…我跟公司请了假,听到电话里你好像不太开心…。我就过来了。”

陆太太张嘴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是还是没有说话。

陆先生下定决心,盯着陆太太的眼睛开了口。

“那个...”

“你听我说,颜末。”

“可能让你很失望,但是这一周我都住在公司里,因为上下班会更方便,所以没有去碰家里的电脑。”

“我…”

陆先生拽紧了陆太太的袖子,声音低地像个做错事了的孩子。

“我很想你…。”

“我听到你哭了之后,很害怕。就请了假来了日本,问了很多人才找到你项目的客户,听他说,你生病了,一个人在医院。”

“我很害怕,颜末。”

“也很担心。”

“老实说,我不知道怎么样去对女孩子好,很多方面我真的是错的很离谱,听你的朋友们和我讲了一些事,我才发现,我真的不该忽略你的情绪,对不起。”

“我…”

陆太太从未见过这样的陆先生,陆先生不喜说情话,陆太太深有感慨,所以陆先生作出此番解释时,陆太太难过极了,她伸手抱住了陆先生,在陆先生的怀里大声哭了起来。

“陆之昂你这个王八蛋!”

“到底是工作重要还是我重要嘛!”

陆先生拍着陆太太的背脊,低声说:“当然是你重要,但是不努力工作怎么赚钱养你呢。”

“因为…要给你更好的生活啊。”

陆太太突然不生气了,她似乎有点理解陆先生了,过往的她,总觉得爱情是把所有好的东西给对方,可是现在她开始想,她是不是也忽略对方到底需不需要那样的好?同样啊,陆先生对她的好,她是否也在日复一日茶米油盐里渐渐忽略了?

陆先生喜欢陆太太吗?喜欢,但是陆先生的喜欢仿佛更趋于理性,他承担着努力工作,赚钱养家的责任,很多事情自然无法照应周全。

陆太太喜欢陆先生吗?当然也是喜欢,但是陆太太的喜欢像是偏向于感性,陆太太想尽法子温暖他们的小家,她希望她与陆先生都开开心心地过日子。然而女孩子心思之细,哪儿是男生轻易猜地出来,更何况是情场菜鸟陆先生。

嗯…如果说陆先生像绵绵细雨,那陆太太大概就像灼热温暖的太阳了。

爱情里面,两人是要慢慢磨合,慢慢走过来的。

那天下午,陆太太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抱了陆先生很久很久。

第二天傍晚陆先生回家之后,匆匆翻出来陆太太写的信。

信里很简单,叙述了陆先生忽略了的日常,比起朋友之口心路旅程更为详细,加之陆太太可爱的语气在脑海里浮现出来,陆先生似乎很能理解陆太太的心情了。

陆先生皱起眉头,深深懊恼,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陆太太竟是这番委屈。

深夜十二点,陆太太收到了陆先生的一封短信,很简单的对不起,陆太太笑眼弯弯。大抵是明白了陆先生为何道歉。

呐。

后来啊。

陆太太放置的盆栽陆先生偶尔会去浇水,陆太太看中的包包陆先生会偷偷买下然后找个节假日或纪念日给送了,陆太太爱看的偶像剧,陆先生即便不喜欢,也权当陪老婆消遣。

陆先生的文件会被陆太太整理地出乎意料的整洁干净,陆先生看球赛时陆太太会买了可乐爆米花一起嗨皮,陆先生假期的时候,陆太太会事先订好旅行的票,一起出门散心。

哪有什么合适不合适,陆先生和陆太太都深爱着对方,所以愿意妥协一点点,再妥协一点点。变成对彼此唯一的人,非你不可,而不再是合不合适。

喜欢的时候带着暴躁,谁也不大愿意让了谁,后来发觉是爱情了,倒是小心翼翼,格外珍重。努力让你的生活习性里掺上我的举动,努力与你达成一致的默契,努力理解你的每一种处世方法。

因为真的很喜欢你,所以你喜欢的东西,我都会努力去争取。

因为真的很喜欢你,所以我才会在不知不觉里悄悄改变自己。

因为真的很喜欢你。所以我才相信,岁月静好,世事有情。

评论

热度(147)